付出=回报

【宝石之国/冬巡】如果的事

  法斯用贝壳捧着安特库的碎片跌跌撞撞逃跑时,追踪的月人部分冷静地搭弓射箭,余下的早被无尽无望的生活逼疯到悬崖间,猎物竟敢在眼皮下反抗这个事实让他们毫不客气地尖声惊呼。法斯没有回头,他的精神高度集中躲避着源源不断的箭雨,宝石人敏锐的听觉让他的头突突地疼,他能够感受到王子站在高处静静凝视他的视线——但那又怎样,他已经过去因愧疚不已而迟疑动作变缓慢的年纪了。在生命大半的前三百岁他没学会这个,但安特库死去的那瞬间,就像青霉素杀死病菌那样,把法斯法非莱特一辈子的软弱与迟钝都消灭尽了。

  他躲过层层箭雨,还要护着碎片不随着颠簸掉落,随着重力稍稍飞离的尘埃似的一片,也被他赶紧接了回来。安特库活了那么久,与他的相处却只有那个短暂到眨眼而过的冬季,他不能接受片刻遗忘。这种时刻平日疯狂压抑的思念疯狂溢出,法斯法非莱特像戳破窗户纸的孩子,终于不可逃避地切身体会,窗户里的安特库对他来说有多么重要。

  从月球上坠下的瞬间法斯没有去想自己高空坠落,会不会粉身碎骨。他只是抱紧了救赎一样的贝壳,蜷起身子保护每一颗碎片。呼呼的风从耳边吹过,思绪飘飘就是不肯回忆一下安特库,他想到黑水晶面对自己下意识喊“安特库”时局促不安的脸,想起小钻担忧地喊“法斯”时的欲言又止,想起金刚老师总是看着他叹气……翡翠,尤库蕾斯,艾迪们甚至辰砂和波尔茨都看出了他深陷疯狂。

  好了,安特库可以回来了,这个事实让他从疯狂中一口气解脱出来。和疯狂调情可以,但和疯狂长存就危险了呢,他弯起嘴角乐滋滋地想,忽略了眼角不受控制留下的泪,也选择性忽略了他从疯狂中脱出,用了多少年。

 

  “法斯——”映入眼帘的是学院的穹顶,金红石拖长了声音像是要进行例行责备与教育。法斯下意识捂住耳朵却发现金刚老师正在床边——除了冬天,多么稀奇。法斯鲤鱼打挺似得爬起,想向老师解释。金刚老师通过宽大的袖子抚过他的头,哪怕换了拉碧丝的头部,老师依然没有改变这个习惯,对他,对安特库,都是这样……你看,他永远在思念安特库

  “之后来我这里汇报月人的情况。”意料之中,法斯想。

  “但目前给你些时间。”老师难得行动称得上灵活,让出被高大身影阻挡的纯白少年。

  刹那间法斯眼前好像飞过一片春日回溯的白鸟,鸟儿回到了故居,他的心也安稳迁徙到归处。安特库似乎也不知道说什么,只是僵硬的耸耸肩。金红石喋喋不休刻意没有眼色做大灯泡:“我想你会更希望醒来看到他,就先修复了,我想我做的很好。”且用难得的善心克制自己不去讲述安特库看法斯碎成那样多片,一点点修复时脆弱受伤的眼。

  金红石迈着黑色大长腿边说边离去,心里有些发堵地沉默,近门处才添上:“早春快到了,安特库醒不了多久,你有话快说啊,法斯。”

  可还能说什么呢,安特库为了他法斯被抓走,在他面前被箭射穿了头,离去前一刻还在解救困在金造成的方盒里的他。他也见过安特库被碾成一颗一颗尘埃似的银色颗粒,看过安特库机理的每一寸,抱着这样的安特库回归地球。这样似乎完全了解对方身体的他,又能和对方聊什么?

  久别经年,终于再见,我将贺你以什么?

  以眼泪,以沉默。

  最终克制内敛的安特库只是微微泛了泪花,近似液体的金属让法斯胆战心惊想起他沉睡化为液体的其他三季,可谁让宝石人没有红了眼眶这样的选项。

  法斯法非莱特却像瞬间回到了生命的前三百年,左胸那里似乎有什么事物委屈地缩成一团,痉挛颤动。难以抑制哇哇哭地不成声,合金的眼泪一层又一层溢出像要将医疗间湮灭。

  “好了,好了,不要哭了,我回来了。”安特库的第一句话是呜咽着的安慰,第一个对法斯法非莱特的动作,是温柔的圈住他,像用体温让他平静下来,哪怕宝石人没有温度。法斯抽鼻涕,是啊,这就是亲和温柔的安特库,心脏飘飘悠悠的晃到半空,好像有只粉色的无脊椎动物在脑袋深处探出触须,摇摆着喊“这就是爱呀、爱。”

 

  如今的法斯有了金组成的手臂,甚至被月人刺穿换上拉碧丝的脑袋。安特库用手指点他的头,表示不满,你为什么不先夺回自己的脑袋?

  法斯嘿嘿傻笑蒙混过关,他终于能够听懂别人话中未尽的含义。安特库在切实地心疼他,想要他是过去那个完整的法斯。

  宝石人不懂恋爱和缠绵,那是小钻读过千百本少女恋爱漫画都只能以心向往难以实践的东西。他们互相约定,法斯要身体完整地度过下一年。等到来年冬天,他们回到月球,取回法斯的原装脑袋和腿,如果可以,取回那些被抓走的伙伴。

  然后踩着冬天的尾巴,我们去海和浮冰下找你的手臂。安特库变为液体前,怜惜地抚过法斯的脸。

  偷听的小钻笑眯眯过来挽法斯的手,这就是恋爱啊法斯~波尔茨挑眉话语生硬,要是想去月球的话我可得留下保护大家,你要尽快提高实力。翡翠,蓝柱石,变石……大家一个个都从门外探出身赠言,法斯最后看到的是金刚老师温柔的眉眼。

  既然安特库能够救下来,那么大家都是可以的。

  两个人的话,什么都会好的,一定会有奇迹和好运伴随的。

 

  继安特库被抓走后已经过了许多个冬天。每到世界银装素裹之时,总是法斯法非莱特最纠结的时刻,他的心灵一半呐喊着抗拒着冬天清醒整日,另一半名为理智和责任,认真地说服如果没有他的话,老师就要孤单一个冬天。后者百分百胜出,但冬天巡逻的疼痛是不会因为认命而消减的。

  但这个冬天不一样了,安特库回来了一切都会有转机的。

 

  他们又一次承着新型月人的东风去到了月球,比起第一次怀抱的是必死决心与恐惧,此时的法斯觉得很安稳,甚至期待。他们身经百战,越过海浪一样层层叠叠的月人,见好就收,带回一块又一块同伴的身体组成,甚至惊喜地发现在某些地位尊贵的月人屋内有着部分磷叶石碎片。不用焦虑,积少成多,该存在的都存在着,能失去的也不多了,总会变好的。

  法斯感受着月人的惊叫与阻挡,体内微生物依然剧烈反应着,很像书本里说的人类的肾上腺素激增,但和安特库并肩作战的事实又很像小钻呐变石啊他们看的小说和话本,后启示录时期的世界里,仅存的两人躲过异界敌人的枪林弹雨渴望求生。偌大的月球上仅有他们两个宝石人,让人感到孤独,但和安库特一起,却又很温暖。这些矛盾毫不介意彼此,严丝合缝的交融在一起。他们是形单影只的,却又像率领着一整只军队。

  一回二回三回,哪怕月人变得警觉也抵不过宝石人们数百年数千年的研究与分析对策。在法斯完整取回头部,让金红石小心装上的那天,他们接吻,宝石人没有情欲,但法斯依稀记得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只粉色的水母在赶路过程中摇摇晃晃告诉他,“肉”所特有的欲望中,接吻代表着喜爱和缠绵。那只水母还给他展示过珍惜的水袋,让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到柔软的温暖。然后这只水母好像在岁月中死了。但他和安特库可以永存,想到这里,他羞赧地快乐起来。

  再后来他们逃过了王子的追杀取回了镶嵌在柱子上的腿,安特库和金红石一起,一颗一颗敲下镶嵌好的磷叶石,心疼地取下法斯早已融合的玛瑙腿,看残缺不平的截面一粒粒被填补。在法斯醒过来时给他一个拥抱和暴栗,猛敲他的头,让他不要在他安特库看不到的地方冒冒失失,丢失了自己的任何一个部分。

  这话的说出对于安特库来说已经十分过激和露骨,法斯哧哧地笑,没有反驳他早已不是过去的法斯,哪怕身体大部分原装,记忆和岁月容不得他回归天真烂漫。但他爱他,所以不说。

  

  到腿取回时他们已经解救了三个同伴。在老师的点头许可和其他伙伴的劝阻下,他们暂时放弃了继续到月球上奋斗取回大家的想法,转而攻向海和浮冰。

  安特库一如既往对法斯的身体上心万分,好像丢了手是他的责任,法斯有些害臊这点。他被安特库令行禁止困在浮冰上呆坐着,看洁白的身影上浮下沉,涂满树脂后游鱼一样冰水中穿梭。不小心跌倒失去双手的经历让安特库多年后依然胆战心惊,再不敢让法斯多靠近。

  春去秋来数个冬天都耗费在茫茫海湾中寻找手臂,幸好是宝石人,他们不用担忧岁月的痕迹只需照顾好自己。最终的最终,那双手臂,那颗深扎在两人心里的顽刺被找到,完全地从心田中拔出来了——

  他终于找回了曾经的自己,哪怕碎成千万片,只要努力,只要有安特库一起,就都能拼回所有记忆。两个人在一起,事情会变好的,枯萎的花能重开,死去的心能重活,一切都能变好的。

 


  “法斯,法斯……”他听小钻的声音忽远忽近。

  老师宽大的衣袍笼罩了他,声音又是怜惜又努力带有严厉:“浮冰会显现你最想要的东西,但那不是真实。”

  是,今天是他抱着浮冰在月人眼皮下摇晃的第无数天。

 

  无数天,依然麻木痛苦的活在没有你的,被你保护过的世界。

END




有关bug,感谢群里帮我捉虫的太太,原谅我拙劣的打码……

看完tv就想产冬巡,看漫画看得快感触不深,没想到tv组这么厉害表现力这么强

看完就一门心思开文写个冬巡架空he。

本篇就算是纪念看了tv吧。因为悲剧,所以壮美。

评论 ( 13 )
热度 ( 197 )

© 圣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