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出=回报

【非人学园/季晓】渡我

                                     渡我

  晓音在便利店中补充完薯片可乐库存时正好下起了细雨。收起了刚改成布艺沙发的莲座,突发奇想以为步行也不错。从光盘中挑出把细伞徐徐漫步在雨中。

  适逢天高和三种的学生群居斗殴完浑身挂彩各回各家,晓音避开熙熙攘攘谈笑斗骂声一片的主街道,极好的听力让她到了偏道上还听见“风纪委员在此”和随后的声声惨叫。难得感受到青春活力四字浅浅地笑了笑。

  未料有一个浑身挂彩的小姑娘正在偏道的屋檐下避雨。

  见她走来,小姑娘双眼一亮,不顾嘴角的伤痕裂开,惊喜地大喊:“前辈!”

  晓音心下一沉。

  糟糕。

 

 

 

  金银角和肆季两家都是大财阀。晓音因许愿署被重金投资的缘故没少跟着如来那个老滑头与金银角、肆季的父母交杯换盏,觥筹交错。彼时她还年轻,有热血和普度世人的可笑理想,能挂着夸张的笑撑过一个又一个虚伪又或不那样真心的、冷漠的饭局。

  她自然不会错过一个稚龄小女孩的真诚又微乎其微的愿望。

  肆季见到她的第一面,小小的愿望便发了芽。

  “希望那个姐姐抱抱我。”

    晓音那一抱一笑,引来了追逐数年的孽障。

 

 

 

  领肆季回家的感觉像是牵引一条大型犬,状似平稳却随时带着股跃跃欲试扑上来的暗劲儿,小孩儿无论什么年纪看到她总是兴高采烈星星眼。

  无论眼前之人是善良温和有求必应,抑或颓唐冷漠顽固如冰。

  晓音不小心对上那双紫罗兰色的眼睛,总觉得时光倒转,岁月倒流,自己又回到到年少不更事不知世事易蹉跎的年纪。

  她骨子里凉薄的热血总会被激得有几分蒸腾欲出之势。

  然后风霜涌来,懒倦总让她压下那些济世救人的心思。

  也压下那点已然察觉的,对肆季的呵护与爱恋。

  她是晓音,随遇而安,顺其自然。比起相爱的烈火烹油,鲜花着锦,更喜素淡的暧昧,恰到好处的陪伴。

  肆季太闹,太年轻,太有朝气,太阳般的光芒,只会将人炙干。

 

 

 

  肆季对于晓音的迷恋从来都不是秘密。幼时的初见简单来说叫合眼缘,如今的她会笑眯眯指正那叫一见倾心。

  她是妖,精怪乖戾,异于常人的恋物癖,却令人大跌眼镜地信佛。

  她也曾拈着晓音的手讲一个传说,那是说进入佛堂时第一尊对你笑的佛陀一定会庇佑你。她不避不让地望着晓音的眼说幼时随父礼佛笑的第一尊便是观音。

  她也曾斗胆握住晓音的手说我是你的信徒。

  她也曾垂髫之年跑去学佛只为喊晓音一声前辈。

  她依然等候心上人的垂怜。

  妖与仙的生命那样长,她可以等候很多很多年。

 

 

 

  肆季不遗余力的将伞侧向晓音,细密绵长的梅雨侵染了她大半身子。

  她见晓音似是懒洋洋扫过一眼后脚下便转换方向,心中窃喜,这是要去前辈家换衣服呐。

  单纯的水的气味混着叶的清香,菩提的古朴,池上青苔的滑润,夕阳的缱绻与鸡蛋花的清新,这些气味都成了具体辞藻的无形化身,彼此缠绕又各自舒展。

  这片由如来打理的院落在梅雨季节的情致,也算晓音喜爱梅雨季节的原因。

  肆季知晓晓音在梅雨季节会变得格外温和与慵懒,但洗完澡后见她已然半眯半醒斜倚在落地窗边打量景色,还是吃了一惊。

  肆季赶忙将毯子铺在地上。轻拖过晓音。

  少有的近距离接触让她闻到晓音身上那股终年不散,清冷疏离却又好闻的檀香。

  “前辈好香呐。”低头吸了一口。  

“……那是大户人家供奉的上香。”被梅雨和睡意软化了脾气,并没有呵斥。

  “那也有我家的咯。”肆季笑的没了眼。

  晓音并不回答,只合着睡意喃喃道:“上香有什么用,我不会管的……”

  是啊,岁月为百代之过客,逝去之年亦为旅人矣。为抓住此刻的富贵而求神拜佛,又有什么意义?

  晓音脑中飘荡这些话语,却并未说出口。人渐渐如倾倒的麦秆缓缓栽了下去。身后的肆季张开双臂环抱住。人在无知觉时总归是惊人的实诚。这人没有抗拒,甚至有些依恋。

 

 

 

  梅雨依然缠缠绵绵,天地见只听得见轻微的雨声和万物吐息之响。晓音在肆季怀里不时轻声嘟囔“不管你们”“烦死了”……

  一阵风穿堂而过,肆季收紧了手臂使怀抱更加温暖,用手指抚平晓音的皱眉,将头搭在那软软的褐发上,绽开了微笑。

 

  是,佛不渡你们。

  渡我。



to @开学勇者 

今天开学考写的,很短很没意思,请见谅

评论 ( 5 )
热度 ( 30 )
  1. 勇者™圣徒 转载了此文字
    …哇这超乎预想的棒啊 太棒了简直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怎么说这个过去的经历真的是写到我心去了赞爆啊(...

© 圣徒 | Powered by LOFTER